<em id="khqv8"><small id="khqv8"><big id="khqv8"></big></small></em>
  • <table id="khqv8"><small id="khqv8"></small></table>
    <form id="khqv8"></form>

    <ins id="khqv8"><mark id="khqv8"></mark></ins>
          1.  
            您好!歡迎來到海南省發展控股有限公司!
            一切為了海南發展
             
             黨建工作 / Party building
             
            【黨史】“支撐北線,保護邊區”——紀念“中國共產黨的忠實朋友”鄧寶珊
            來源: | 作者:海南控股 | 發布時間: 2022-01-25 | 2629 次瀏覽 | 分享到:


            1944年12月22日,毛澤東在給鄧寶珊的親筆信中表示:“八年抗戰,先生支撐北線,保護邊區,為德之大,更不敢忘?!?/span>

            這封信說的是抗日戰爭時期,鄧寶珊任二十一軍團軍團長、晉陜綏邊區總司令,駐守榆林。當時陜甘寧邊區的南、東、西三面均受到國民黨頑固派的軍事包圍與經濟封鎖,只有北面鄧寶珊將軍的防區“風景獨好”,因而始終未形成完全的包圍與封鎖。

            本文記述了這段歷史的細節,在建黨百年之際回顧這段歷史,目的是紀念這位“中國共產黨的忠實朋友”和黨的統一戰線工作的典范案例。

            “我是大家的朋友!”

            抗日戰爭時期,鄧寶珊將軍曾三次到達延安,與毛澤東、朱德及賀龍、習仲勛、王震、徐向前等深入交流、促膝談心,建立了深厚的友情。

            1939年4月,鄧寶珊赴武功參加胡宗南召集的軍事會議,往返均是乘汽車經過延安。當時延榆之間通行無阻,所以鄧寶珊從榆林途經延安并未被發現。事后八路軍后方留守處得訊,中共領導深以為憾,當即給新一軍留蘭辦事處打去電報,請轉告鄧寶珊將軍表示歉意:“鄧總司令過延,未蒙通知,不曾接待,希大諒!”此后中共中央領導人叮囑有關部門,注意鄧寶珊返途中經過延安的車輛。

            5月鄧寶珊返回過延安住進一家騾馬大店,并未通知邊區政府。毛澤東同志得知后,與蕭勁光一起親自到旅館登門拜訪,雙方一見如故,相談甚洽。接著,毛澤東請鄧寶珊和隨行人員吃午飯,李富春、蕭勁光、周小舟等作陪。席間毛澤東表示:西北軍的將領許多是愛國的,有與中國共產黨合作和民主革命的傳統?,F在國共重新合作了,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已經建立起來,只要我們共同堅持下去,并且鞏固發展下去,一定能夠打敗日本侵略者。鄧先生在榆林,我們一定能夠合作得更好。

            鄧寶珊回答說:民族獨立和國家富強,這是孫中山先生的遺愿,也是全國民眾的共同要求,毛先生和周恩來先生在雙十二事變中堅持和平解決的方針,促成了國共兩黨的重新和好,此乃國家民族之福,是深得人心的。從此總理生前的愿望,有實現的希望了。毛澤東和鄧寶珊都以健談聞名,話一投機,自然談得很久。鄧寶珊被毛澤東的真摯所感動,欣然接受挽留,決定在延安多住幾天。毛澤東請他到處走走,參觀指導。

            這次鄧寶珊在延安逗留了一周。其間,回訪了毛澤東,參觀了抗大、陜公,出席了文藝晚會和群眾大會,在延安的黨政軍其他領導人也和鄧將軍會面晤談。鄧寶珊的老朋友楊虎城的兒子楊拯民這時正在延安抗日軍政大學學習,特來拜會父執,由于楊虎城已身陷囹圄,鄧寶珊對他倍加愛護和關心。

            鄧將軍還與正在陜北公學學習的二女兒、共產黨員鄧友梅見了面,不僅沒有責備她,還鼓勵她努力上進。鄧友梅后來患上肺病,邊區政府特派醫生護送其到榆林休養,終因醫治無效在榆林病逝。這次延安之行,鄧寶珊初識毛澤東,兩人相見恨晚,毛澤東的談話對鄧寶珊后半生所走的道路起了重大影響。

            1943年6月,國民黨中央電召鄧寶珊去開會,并指示他繞道寧夏去重慶。鄧將軍閱電后對親信的人說:“不指定路線還罷,指定了,我偏要走延安這條路?!?/span>

            6月10日鄧寶珊到達綏德,中共綏德地委召開了歡迎大會。中共綏德地委書記習仲勛主持會議,駐綏德的抗大總校校長徐向前和鄧寶珊都在會上講了話。當晚,在開明士紳劉紹庭家中,習仲勛與鄧寶珊進行了推心置腹的徹夜長談。雖然習仲勛比鄧寶珊年輕19歲,但分析問題極其深刻,富有遠見,令鄧寶珊十分敬佩,一見如故。從此,兩人保持了一生的友情。

            6月17日,鄧寶珊一行到達延安,八路軍留守兵團在郊外列隊迎接。當晚毛澤東在楊家嶺新建的中央大禮堂為鄧將軍接風洗塵,出席歡迎宴會的有朱德、賀龍、林伯渠、李鼎銘、南漢宸、續范亭等,此次鄧寶珊在延安停留了四天,與毛澤東單獨會談數次,與朱德、賀龍等也進行了深入交談。

            當時正是蔣介石利用共產國際解散的時機,掀起第三次反共高潮,企圖圍攻延安與陜甘寧邊區之際,鄧寶珊的延安之行,是對蔣介石、胡宗南的沉重打擊,也是對中國共產黨的有力支持。

            11月15日,鄧寶珊從西安返回榆林到達延安,直到12月上旬才離開延安返回榆林,在延安逗留的時間長達20余天。他參觀了邊區軍民大生產成果展覽會,出席了邊區勞動英雄大會,并發表了熱情洋溢的講話,公開表示:“我是大家的朋友!”

            這次延安之行進一步加深了鄧將軍對中國共產黨及陜甘寧邊區的了解,以及與毛澤東及中共其他領導人的友誼與共識。

            正是因為這種友誼與共識,使鄧寶珊完全轉變了立場,與中共中央、八路軍及陜甘寧邊區政府在團結抗戰、相互支持、信任、幫助方面達到了高度的共識。在抗戰時期與中共肝膽相照,與八路軍協同對日作戰,守衛黃河,與邊區政府密切合作,互通有無,在經濟方面全面合作。特別是“皖南事變”后,國民黨頑固派對延安和陜甘寧邊區從南、東、西三方面嚴密進行軍事包圍與經濟封鎖,而唯有北面“風景獨好”,因而始終未形成完全的包圍與封鎖。

            “支撐北線,保護邊區”

            1937年10月下旬,鄧寶珊以二十一軍團軍團長的身份初到榆林時,榆林的政治軍事形勢異常復雜。

            榆林駐軍實力最大的是高雙成的八十六師,這支部隊經過井岳秀、高雙成在陜北20余年的經營,所部兵力約1.5萬人,根基深厚,內部穩定。中央紅軍到達陜北后,迫使其統轄區縮小到橫山、榆林、神木、府谷4縣,但仍為地方最大實力派。

            當時在榆林一線的還有馬占山的東北挺進軍,東北軍何柱國的騎二軍軍部及騎三師、騎六師余部,蒙古獨立旅白海風部,綏遠民眾抗日自衛軍劉效賢部,歸綏憲兵司令馬秉仁部,包頭警備司令陳玉甲部和察哈爾、綏遠兩省政府及所屬各縣僚屬,各部退到榆林后,征糧要草,各行其是,無法統一指揮。加之,榆林及其周邊各縣地瘠民窮,糧食供應向來困難,驟然增大的負擔,讓人民苦不堪言。因此,人心騷動,無所適從,行伍出身的高雙成深感難以支撐,臨近的伊克昭盟蒙古王公也感到十分不安。

            打消高雙成的顧忌,爭取他的支持,穩定榆林政治軍事局勢,保持蒙漢民族團結,統一指揮各抗日部隊,成為鄧寶珊的當務之急。

            鄧寶珊一到榆林就向高雙成明確表示“我是來給你當參謀的”,拉近了與高雙成的感情,打消了高雙成的顧慮。他向高雙成分析當時的抗戰局勢,認為由華北向西進犯的日軍,在占領山西太原以及綏遠的歸綏和包頭之后,兵力已感困難,一時尚無力組織向西北一線進行新的攻勢,尤其難以離開交通干線向縱深地帶發展。榆林方面最重要的是安撫撤退下來的部隊,穩定榆林和伊克昭盟抗日軍民的情緒。

            更為特殊的是,榆林與陜甘寧邊區地域相接,自古以來,邊區所在的延綏地區就是榆林的后方,也是榆林通往關中、西安的必經之地。兩地可以說是唇齒相依,互為依托。因此,處理好榆林與陜甘寧邊區的關系,不僅對于鞏固北線抗日戰場和榆林政治軍事形勢至關重要,而且對于維護國共關系和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穩定全國抗戰大局具有決定性的作用。

            在鄧寶珊堅持中國共產黨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戰略、堅持維護國共團結抗戰的基礎上,經過一番整頓和部署,不但使各部在綏遠以及晉西接壤的廣闊地域發揮了抵御日軍南下、西進的作用,而且包頭灘上的部隊糧草轉從五原地區組織調運,使榆林人民供應糧食的負擔得以減輕,伊克昭盟得以穩定,榆林地區政治軍事的混亂局面得以扭轉。

            1938年9月5日至13日,傅作義在山西河曲召開北路軍各方將領參加的軍事會議,協商合作抗日問題。對于關系微妙的北路軍各部來說,這是一次重要的會議,它奠定了抗戰初期晉、陜、綏邊區的安定局面,也是鄧寶珊與傅作義友好關系的開局。

            會議期間,中共代表積極開展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工作,促進了各派部隊的團結對敵。鄧寶珊配合中共代表南漢宸、續范亭對傅作義、馬占山、何柱國開展統戰工作,加深了他們對中國共產黨抗日政策的了解。后來,傅作義、馬占山、何柱國對八路軍一直表現了友好態度,抗日的積極態度也始終沒有變化。

            河曲會議后,傅作義被任命為第八戰區副司令長官,他接受鄧寶珊的建議,率部轉移到綏遠省西部的陜壩、五原駐扎,在1939年底至1940年5月,先后發動了包頭、綏西、五原三次戰役,三戰三捷,在抗日戰爭史上影響很大。

            鄧寶珊指揮協調防區各部隊,先后對日偽軍進行了奪取達拉特旗戰、東勝阻擊戰、包綏鐵路沿線破襲戰、新城防衛戰、奇襲大樹灣、攻擊柴磴與昭君墳、東渡黃河奇襲戰等等重要戰斗,沉重打擊了日偽軍,使日寇南下、西進攻占我大西北的陰謀破滅。

            維護好榆林與延安的政治軍事經濟關系,這是鄧寶珊在榆林所要面對的頭等大事,也是對鄧寶珊將軍的政治擔當、政治品格、政治立場與政治智慧的嚴峻考驗。鄧寶珊出色地經受住了這個考驗。他一到榆林,就與陜甘寧邊區主動加強聯系,并盡可能地以此來影響高雙成、馬占山、傅作義等將領,取得他們的認同、支持與配合,與中國共產黨、八路軍、陜甘寧邊區保持團結合作的良好局面。

            “我交朋友就要交到底”

            為了溝通與陜甘寧邊區的關系,鄧寶珊派副官石佩玖與八十六師副官高少白,帶著他與高雙成的親筆信,前往八路軍綏米佳吳清警備司令部所在地綏德,拜會了陳奇涵司令員。此后又在綏德設立了辦事處,派綏德開明士紳劉紹庭為辦事處主任,負責與延安方面的聯系。劉紹庭既是榆林總部的代表、八十六師參議,后來又是陜甘寧邊區參議員,以這樣特殊的身份,充當和平使者,經常風塵仆仆地往來于延安與榆林之間。

            駐綏德辦事處設立后,陳奇涵與八路軍后方留守處司令員蕭勁光、陜北聯防司令高崗等先后到榆林與鄧寶珊、高雙成會談,達成了和平相處、團結抗戰的口頭協定。這使得雙方在整個抗日期間,始終保持著一種和平、安寧、祥和的氣氛。

            鄧寶珊在榆林期間,實現了延榆協防,共同抵制敵頑進攻邊區。鄧寶珊認識到與八路軍配合堅守黃河河防,抵御日寇西進是當時他駐節榆林的一項重要任務。鄧寶珊的指揮范圍,東南自吳堡縣宋家川的軍渡起,沿陜甘寧邊區至三邊;東北自軍渡沿黃河右岸直到包頭、五原以南的伊克昭盟全境。經雙方商定軍渡至賀家川一段邊區通往晉西北的河防,由八路軍部隊駐守,其余由榆林方面的部隊負責。

            位于陜北綏德地區和山西臨縣交界處的磧口和軍渡,為陜甘寧邊區與前方各抗日根據地的兩個重要通道,由于邊區與榆林建立了良好關系,使這兩個通道一直暢通無阻。1938年3月和1939年夏,日寇兩次進犯山西保德和陜北府谷兩縣,榆林部隊渡河迎頭痛擊,八路軍和共產黨領導的山西新軍則從側翼截擊,迫使日軍倉皇撤退??箲鸬念^幾年,榆林和延安幾次遭敵機轟炸,雙方都互通電話,進行聯合防空。

            鄧寶珊在榆林期間,消極對待并積極阻止蔣介石、胡宗南等國民黨頑固派對延安和陜甘寧邊區的經濟封鎖,始終保持雙方人員物資的正常往來,特別是邊區急需的戰略物資的進入,北線的榆林成為唯一的安全通道。1938年3月,鄧寶珊命令新十一旅二團派兩連兵力保衛連接榆林至邊區的公路安全,他叮囑駐魚河堡的副官長張潤民說:“你們的任務是維護陜甘寧邊區到榆林這一段公路的交通安全,保護來往車輛和人員順利進入!”這一狀況一直維持到抗戰勝利后。

            蔣介石、胡宗南曾私下三令五申封鎖進入陜甘寧邊區的人員和物資,但鄧寶珊和高雙成都不予執行。不僅貨運無阻,人員往來方便,還盡量利用私人關系,從國統區為延安方面采購急需的物資。延安方面則對榆林軍隊赴西安接運武器彈藥、被服裝備以及從關中接收壯丁,給予借道北上的充分方便。

            1939年底,蔣介石發動了第一次反共高潮。他調動胡宗南的20萬大軍包圍陜甘寧邊區,從南、西兩面封鎖并發動進攻,同時命令鄧寶珊督飭榆林軍隊從北面封鎖邊區。胡宗南曾給鄧寶珊發電報說:“兄部新十旅經弟整頓充實,改為暫編十五師,由劉志宏任師長,請即調榆?!编噷毶嚎雌七@是胡宗南的增兵之計,立即復電稱:“榆林糧秣困難,供應現有部隊尚感不足,如再添一師,勢難維持,弟意不調?!钡种屏撕谀显霰芰?、進攻陜甘寧邊區的企圖。

            1940年3月,蔣介石避開鄧寶珊,直接給新任二十二軍軍長高雙成一份十萬火急的親譯電報,命令他“迅速派兵兩團,截斷螅蜊峪、宋家川等地沿黃河通往山西的渡口,阻止八路軍過河。違令停餉”。原來此時侵華日軍向晉西北發動了大掃蕩,堅持在敵后抗戰的八路軍采取了“精兵簡政,堅壁清野”的對策,把晉西北的一部分后方機關轉移到黃河西岸,進行休整,蔣介石企圖借機消滅這支抗日力量。

            高雙成經與陜北保安指揮官胡景通商議,向鄧寶珊報告了此事。征得鄧寶珊的同意后,高雙成給蔣介石復電說:“八路軍在綏德、橫山之間的周家(鹼)集結兵力三千多人,有進攻榆林打通神(木)、府(谷),連結晉西北的企圖,若我進至黃河岸邊,八路軍就會乘機襲占榆林,如何處置,謹乞電示祗遵?!蓖瑫r,通過劉紹庭向延安方面表示“我交朋友就要交到底,彼此心照,不再明言”。事后,延安方面負責同志轉告鄧、高:“邊區在極其困難之際,榆林方面拒不執行蔣介石派兵進攻河防渡口的命令,是對抗戰做了一件大好事?!焙笫Y介石迫于八路軍進占榆林的擔憂,放棄了這一企圖。

            1940年,蔣介石布置了一個從北面加強兵力,配合胡宗南向陜甘寧邊區施加軍事壓力的計劃。任命陳長捷為鄧寶珊的副總司令兼伊克昭盟守備軍總司令,并將部隊作了相應的調整,讓陳指揮新二十六師何文鼎部和騎七師朱鉅林部進駐桃力民。

            桃力民位于伊克昭盟北部的黃河右岸,處于五原、三邊、包頭、榆林四地的中心。在這里派駐重兵,本可向東北推進,進攻包頭、歸綏的日軍,但陳長捷的目的是包圍陜甘寧邊區,積極向南推進。

            正在緊張關頭,中共中央派南漢宸到榆林與鄧寶珊等密談。南漢宸闡述了對形勢的看法,希望榆林方面做出積極反應。鄧與高表示:“榆林同陜甘寧邊區唇齒相依、休戚與共,沒有延安的支持,我們早就被胡宗南吃掉了。榆林上次抵制出兵邊區,已使蔣、胡深為疑忌,現在陳長捷率三個師由伊盟向陜北推進,首先要消滅的怕是榆林部隊。我們和邊區將繼續真誠合作?!币院筻?、高以糧秣運輸困難終未配合陳的行動。

            另外,在處理“綏德事變”和新十一旅“定邊事變”中,鄧寶珊更是站在了中共的立場上,給予中共與八路軍有力配合。

            抗日戰爭時期,鄧寶珊在支撐北線有效阻止日偽軍突破黃河防線,“南下西進”侵入大西北;在消解日寇和國民黨頑固派對延安和陜甘寧邊區的軍事包圍和經濟封鎖,保障陜甘寧邊區的穩定與發展,維護抗戰大局,特別是以國共合作為基礎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方面的歷史貢獻是巨大的,獨特的,也是難以取代的,必將永遠銘記于中國共產黨和中華民族的光輝史冊。

             

            來源:人民政協報

            《特殊的精油按摩》6,香港大尺度床戏视频,黑寡妇精品欧美一区二区
            <em id="khqv8"><small id="khqv8"><big id="khqv8"></big></small></em>
          2. <table id="khqv8"><small id="khqv8"></small></table>
            <form id="khqv8"></form>

            <ins id="khqv8"><mark id="khqv8"></mark></ins>